6215920686396

古建在国内“搬迁”不妥当,昇平园林

来源: 本站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3-10-25 20:41:39 浏览次数: 83
广州某个地方“历时十多年”、且“在最好的地块”迁建的两座古宅,近日竣工了。报道说,“广州市民可前往一饱眼福”。这两座古宅一属徽派、一属晋派,秉承“外观不动”、“结构不动”的原则而迁建。据说,“所用的老料新工材料不能超过15%,而且保证全部使用老木,尽可能还原原貌,力求呈现最原汁原味的古宅”。假以时日,在下愿去一窥,饱眼福绝对谈不上,因为我觉得这种做法不大妥当。

广州某个地方“历时十多年”、且“在最好的地块”迁建的两座古宅,近日竣工了。报道说,“广州市民可前往一饱眼福”。这两座古宅一属徽派、一属晋派,秉承“外观不动”、“结构不动”的原则而迁建。据说,“所用的老料新工材料不能超过15%,而且保证全部使用老木,尽可能还原原貌,力求呈现最原汁原味的古宅”。假以时日,在下愿去一窥,饱眼福绝对谈不上,因为我觉得这种做法不大妥当。

古建“搬迁”这几年已经几度成为社会焦点。早几年有徽州古建迁往瑞典;这两年有香港影星成龙将徽州古建捐赠给新加坡,上个月,其中的4座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东海岸校区举行了盖顶仪式。这两件事所以引起国内舆论的轩然大波,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东西去了人家那里,心里不舒服,或者说受到了强烈刺激,虽然那些古建如果待在“原产地”仍然不会被当回事,仍然当成一堆破烂的累赘。古建今后很可能不会跑去国外当“孤魂野鬼”了,那么,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就可以挪来挪去、挪的双方就都可以心安理得吗?不可以。10月1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赵晖在回答“成龙捐赠”一事时也明确表示,从国家政府的角度讲,一定要把古建筑、古村落、文物留在村里进行保护;村落里的传统建筑不能动。

民居建筑是一种文化,它是人类在生产生活中与自然环境不断作用、不断适应的产物。因此,不仅在不同的时代,建筑文化的内涵与风格呈现出不同的特点,便是在不同的地域,建筑文化也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表现形式。早些年国家发行过一套民居普通邮票,大概是14枚吧,展示的分别是云南、上海、安徽、陕北、福建等地民居,其中并无广东的。我想,不是因为广东民居没有特色,而是广东三大族群——广府、客家、潮汕的民居各具鲜明特色,拎出任何一个都涵盖不了其他两个,也就是都代表不了广东,因而估计是设计者忍痛割爱的成分居多。民居古宅具有如此鲜明的地域性,如果说外国得之是对中华文化有一种猎奇心理,那么在我们国内“搬迁”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呢?饱眼福的话,到当地去感受还会更深一些,在旅游早已勃兴的今天,这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从生态的角度而言,古宅迁建有一点类似“大树进城”——就是不少地方急于求成而搞的“高价建绿”。这种做法的危害人们已日渐认识,在我看来,其危害还不在于移植成活率那个可怜的百分比,而在于城市倒是一下子绿了不少,但破坏了移出地的自然生态毋庸置疑,只是破坏的程度无人肯去评估而已。而古宅迁建,倘若“蔚然成风”的话,则必然破坏移出地的文化生态。也许不会,但请允许我杞人忧天一回。成龙出手阔绰,当年一家伙就买了徽派古建10座之多,广州这里“目前已有两栋大宅完工”,究竟要迁建多少还是个未知数。当然了,广州此番迁建的晋派古宅属“拼凑”而成,戏台来自榆次,过厅来自太谷,主楼来自祁县,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但是我们可以小觑其对文化生态破坏的苗头吗?

赵晖司长说,防止古村落里的大拆大建首先要上升到国家法律法规层面。这些法律法规还是快些问世才好,在此之前,对古建移出地来说,对传承而来的文化即便谈不上生出敬畏感,也总得有点儿尊重意识。谁出钱谁就拿走,对自己祖先谱写出的“凝固音乐”完全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那就与败家子无异!

江西昇平园林仿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组建于2009年。具有文物修缮保护工程施工一级资质(古建筑维修保护、近现代文物建筑维修保护)及园林古建筑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

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现有员工120人,其中项目负责人36人,全国文物专家3人,一级建造师5人,二级建造师11人,高级工程师6人。公司装备精良拥有各种大中型机械化施工设备100台( 部),总装备能力360KW,年生产能力在6000万元以上。公司在不断的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向社会奉献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代表性工程有流坑“双桂先生祠”维修工程(国保)、流坑“理学名家”宅修缮工程(国保)青海省玉树县嘎然寺修缮工程、江南第一石坊济美石坊维修工程、江南府第博物馆汪山土库维修复原工程、上栗县张国庶、张国焘故居修复工程、西山万寿宫修复及新建工程、丰城万寿宫扩建工程等。公司所参建的工程都得了各建设单位领导和各地建筑行政主管部门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在广大人民群众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也在社会上树立了昇平古建良好的企业形象。

新闻资讯